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心阳光》博客

图文音频 精品荟粹 真心打造 阳光博客

 
 
 

日志

 
 

山村.奶奶/(文)曾湘洪  

2013-10-07 08:10:52|  分类: 【朝花夕拾(原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山村.奶奶 - 真心阳光 - 《真心阳光》博客

                                                                附图:母亲与我、二弟在老家小桥留影

    我出生在湖南邵阳一个僻静偏远山青水秀的小山村——曾家冲,村上住的是我太爷爷下来的望门大族。说起曾姓,当上溯于四千年前春秋时代鄫国的太子巫,系上古圣君夏禹的后代。据考证,曾家冲曾姓家族源于江西赣县迁入,可能系曾珪之子曾永的后代村里人大都沾亲带故。我太爷爷膝下有六个儿子……,到了我这一辈,男女老少在村里住着的大约三四十户、一百来号人;在外面混的,各色人等都有:我六爷爷曾秉渊在1936年25岁时担任国民党黄埔军校第十三期教官兼少尉特务长,后步步爬升,历经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曾任抗战胜利后到芜湖的国民政府接收大员……解放后自然是坐了十几年大牢,而后又当了好几届“运动员”,大半辈子被整得够惨的!好在他身板子硬朗,九十多岁的人还能腰板挺直、声若洪钟,上下六楼不用人扶,一生军人风范!老爷子活到一百0一岁无疾善终,临了政府给了个“国民党抗战老兵”称号,死后进了天津名人堂;在共产党里官当得最大的,就算15岁就跑出去当红军的二爷爷的二儿子曾亚西了,全国刚解放他就坐上了(湖南郴州)行政公署专员的位子,离休后却不幸被一个农村小伙骑的自行车撞倒引发脑溢血辞世。如今,从这个小山村走出来的族人,遍布北上广、海内外……。         

    打破山村宁静祥和的是日本鬼子。据母亲回忆,那时兵慌马乱,(八个多月里)几乎天天跑鬼子。鬼子兵烧杀淫掠无恶不作,砍头沉塘活埋甚至剥皮等残忍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史料记载,1944年10月3日,日寇在曾家冲竹山塘一次杀害了8名群众,另有一个妇女在奔逃时被迫将婴儿丢入水塘...有两名妇女被10余名日军拉到禾场坪轮奸,其中一人当场被轮奸致死,另一人(我堂姐的母亲)几欲自尽…… 。

   儿时记忆最深的,还是生我养我的烟雨小山村,那里有小桥,流水,人家,老牛,野菊,青松,古柏……。山村座落在一片低凹的谷坡上,三五十幢粉墙黛瓦的老屋错落有致,房前屋后大都栽种着李子、桃子、柿子等果树。清晨,炊烟袅袅,鸡鸣狗吠,男人们三三两两扛着锄头出门干活,女人们摘菜烧饭忙家务,孩子们相邀结伴去上学……,村里总归是一片宁静祥和世外源的农家田园景象;墨绿色的田野上,田陌纵横、白鹭盘旋、四周山青水秀、风光旖旎;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村前流过,村口不远处,有一口常年不枯清澈见底的泉眼,泉眼四周和两旁台阶全用大青石板铺成,全村人家吃水用水全在这儿,泉水甘甜可口、冬暖夏凉;村前有一条逶延弯曲的全由青石板铺成的小路,出门百步有一座巨大青石筑成的小桥,桥下是由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卵石垒成的水道,从山里淌来的清水,经过栽种着田藕、蒿瓜的山塘,缓缓地流淌在鹅卵石水道上,潺潺流水清澈见底。小时候最惬意的事,莫过于放学或砍柴回家后立码溜到小桥下在石块里翻来翻去摸鱼捞虾捉蟹的快乐时光……。小桥连着不长不宽的塘坝,坝上长着十几棵参天大枫树,像一把把巨伞,遮天蔽日。村上老少爷们都喜欢茶余饭后到这儿避署纳凉摆龙门阵;过大坝不远处,便是一大片古杉柏林。估摸着这儿长着上千棵听说是爷爷的爷爷们栽的古老粗壮的杉树、枫树、樟树、松树……,好多树三两个大人都抱不过来,逢年过节时,老人们往往会在路口几棵高大挺拔的老古树下插香上供,祭祀祖宗;平时,我们一帮小伙伴也常到这古树林里疯来疯去,逮蛐蛐、捉迷藏……。 

一条蜿蜒小径从林中穿过,通向三四里外的大山,这便是我小时候经常砍柴的地方。长达十余里里的大山并不高,起伏也不大。山上长满了马尾松、小杂树、杜鹃花和芭茅柴草。童年往事,印象最深的,常年砍柴算得上一件吧。春天山花烂漫、枝繁叶茂,满目皆柴也,可也遍山满眼见爬虫,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夏日炎炎,汗流浃背、蚊虫夹攻,也不是磁味;秋冬时节,天高气爽,我得赶紧上山扒松毛、拾枯枝、砍柴火,把两间老屋上铺了木楼板的大阁楼塞得满满的,给奶奶备足过冬度春用的烧锅取暖柴草。               

    我自小远离父母,与裹着小脚的奶奶相依为命。那时少不更事,整天疯玩。和小伙伴们爬高上低,玩打仗、耍狮子、下水沟摸鱼虾,上树掏鸟窝;老屋后有一棵老大的李子树,我家用稻草作顶的毛厕就搭在树下。我和小伙伴经常上树摘李子吃,有时用秆子乱打一气;饿了就偷吃奶奶藏在一只小腌菜罐里一层石灰复盖下的包得严严实实的麦芽糖,等奶奶发觉时只掏出了一把干石灰。到吃饭时,奶奶颠着小脚满村子找我,我一溜烟跑回家,掀开饭锅,准能找到我最爱吃的蒸腊肉拌豆豉,或是熏得流油的黑乎乎的猪血丸子……到上学的年纪,我便开始分担生活的重压,六岁起,便独自上山砍柴,学着帮奶奶端荼送水、烧锅煮饭。我奶奶一生可怜,她嫁给爷爷时算续弦,只生了一个独子,三十几岁(我父亲时年十三岁)因爷爷痨病死去便开始守寡,从此孤苦一生。奶奶长得瘦小单薄、面慈心善,与邻里处得很好,从未与人产生过节;冬闲时左邻右舍都喜欢聚在我们家与奶奶闲聊烤火。也许,那几年是奶奶度过的最孤寂最辛苦也最幸福的时光!小学二年级后,我也离开奶奶到外地上学,奶奶孤独地在老屋守了三四年光景,一直等到我父亲从部队转业才被接到芜湖团聚。本想自此安享天伦之乐,又谁料天道难酬!接来一年不到,才活了50几岁的奶奶便被一九六0年空前的大饥荒连饿带病而死!死后连骨灰也没留下!! 

或许,奶奶最感慰藉的,可能就是她最疼爱的孙子与她相依相伴不离不弃度过的值得回味的

那几年时光吧!如今想起来,童年时与奶奶朝夕相处的几年,是我一生中最为刻骨铭心永难割舍的印记!奶奶地下有知,也可含笑九泉了吧!

此文也算是对仅仅离别五年就不幸辞世而我因远隔千里未能见上临终一面的我最亲最爱的奶奶的深深的歉疚的一点小小的补偿吧!…………       

                                    曾湘洪 写于宣城
                                                                      
  

  评论这张
 
阅读(49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