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心阳光》博客

图文音频 精品荟粹 真心打造 阳光博客

 
 
 

日志

 
 

潇湘蓝:元曲榜单巅峰前五/人到中年读元曲  

2018-02-07 10:34:38|  分类: 【诗词曲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潇湘蓝:元曲榜单巅峰前五/人到中年读元曲 - 真心阳光 - 《真心阳光》博客 

潇湘蓝:元曲榜单巅峰前五/人到中年读元曲 - 真心阳光 - 《真心阳光》博客

  元曲榜单巅峰前五 
 

 No.1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元曲的巅峰之作。对于美或理想的消逝,本是绝望的,但唐宋文人创造出的另一种意境,“此时无声胜有声,此处相望不相闻”,巧妙地转化了无限的悲凉痛苦。这一点,马致远在元曲中用“断肠人在天涯”出神入化地传承了下来。浑然天成、一眼万年。

No.2  徐再思·《双调·蟾宫曲·春情》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最害相思。身似浮云,心如飞絮,气若游丝。

空一缕余香在此,盼千金游子何之。证候来时,正是何时?灯半昏时,月半明时。

这首两句惊艳:一是“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最害相思”。三个相思平起力尽,委婉低回,是一个女人的一生甘苦绝代芳华。二是“灯半昏时,月半明时。”两个“半”字再入绝境,即便“待到山花插满头”也已是“可怜白发生,莫问奴归处。”怎一个愁字了得。读元曲是要有点勇气的,否则一词呛住,红颜易衰。

No.3   张可久·《人月圆·山中书事》

兴亡千古繁华梦,诗眼倦天涯。孔林乔木,吴宫蔓草,楚庙寒鸦、数间茅舍,藏书万卷,投老村家。

山中无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

这最后一句,有时装逼就想拿来用,“山中无事,松花酿酒,春水煎茶。”如置林壑,风清泉冽,禁不住心动神摇,这古人的生活理想比之现代人的金碧辉煌不知高雅柔和多少倍。但若发在朋友圈,到底有些东施效颦。元人对隐逸情怀顶礼膜拜,永无实现的可能。如此,便只有敬畏之心了。实在喜欢,也只好改成“书中闲暇,云烟盈室,余香烹茶。”低眉颔首,隔空遥祝,且让我把余生靠一靠。

No.4  王实甫·《西厢记》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从风流才子的角度看,王实甫的《西厢记》实在写得比汤显祖的《牡丹亭》要好。整部戏文词藻惊艳,处处曼妙不可言。只是《牡丹亭》想象力和思想性更有冲击力,年代也占优先。单工笔白描长卷大轴是拼不过王实甫的。就算是游园惊梦也有“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这样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拗雅之句。比之平白如话又典雅蕴藉的从天上来再回到人间的“碧云天”一类少了烟火气。通读西厢,才知道“碧云天”这一幕是终场。后来的团圆美满都是剧作家迎合市场的童话。碧云高飞,黄花萎地,西风逼杀,北雁南飞,情景融为一体,不是现实残酷,是季节更替,自然规律。莺莺知缘分殆尽,湿透了重重叠叠的泪。猛一声“去也”,松了金钏,减了玉肌。怎奈何青春做注,压上所有筹码,终抵不过公子十丈红尘文铺锦绣,千朵芙蓉衣你华服美冠。悔教夫婿觅封侯,泪添九曲黄河溢,恨压三峰华岳低。

原只知道相思最苦,读过此曲,才知离情更添十倍。

No.5  关汉卿·四块玉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出一对鸡,我出一个鹅,闲快活。”

“意马收,心猿锁。跳出红尘恶风波,槐荫午梦谁惊破,离了利名声,钻入安乐窝,闲快活。”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甚么?”

到《归园田居》文人就安静了。闲闲地把往事思量,那些意气斗狠翻云覆雨的“世态人情”都见识过了,“争什么”,贤,一杯酒,愚,一杯酒。夜长,读元曲。更阑人静,被关汉卿的《四块玉》惹得神清气爽。亦同落英如雨,我佛拈花一笑的了然。

===================================================

有人说,元曲中是没有正能量的。集中看了一下元曲四大家的名篇,果然有极负感的情绪
一、白朴:过了重阳,寒惨惨,秋阴连日。

这样的话说说已经不忍,何况还要写下来,一遍一遍的读、念,这是怎样的悲调呢。再联想到重阳佳节,那是登高望远、祭祖敬老,菊花赏秋。原本都是满满的人生意趣和文人情怀,怎么一转眼,就是“寒、惨惨、阴、连日”这些词磊在一起,不是生无可恋么。
二、马致远:春将暮,花渐无,春催得落花无数。
明明写的是春景,他却直言“花无”,一点不矫情。后一句“催”字更是有点怨春了。《诗经》有“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兮,雨雪霏霏。”以盛景写哀景是一种技法,同时蕴含着深厚同情和慰藉。但这里的暮春之景直达凋落萎谢,迅转之快如一刀毙命,没有感慨,没有过程,甚至连悲情也没有。

这句用“悲”来形容都是不够的,元人的心是死到地底了。元人的日子,大概是历史上最难过的了。
三、关汉卿:癫狂柳絮扑帘飞,绿暗红稀。
关汉卿大概是元曲四大家里最豁达的。他的词曲里有一股力,强劲、不屈。但即便这样,他也抗不过“癫狂柳絮”以致于“绿暗红稀”。这样的用词,比较前代词人的“绿肥红瘦”,宋人柔弱无力且还凄情缱绻,而元人连一点自怜自惜的意思也没了,“暗、稀”,简直灰暗到底。
四、郑光祖:财叶将残,雨霁风高催木杪。江乡潇洒,数株衰柳罩平桥。
元人用词很直接,一点不婉转、不忌讳。郑光祖就有很多“将残、衰柳、难熬、闷入、薄劣”这些词,大概是元曲都在俚俗间唱作,所以戾气生猛,爱恨都到底了。


以元曲四大家的旷世才情,后来都投身杂剧。即便后世评价甚高,但在当时,在他们的作品中心灰意懒,苟且偷生、悲观绝望的情绪是不少见的。
元曲是要结合时代背景民族存亡文人仕途的覆灭等等因素来看的。这样看来,元曲要中老年人读,有了一定人生阅历后,再看看那时悲绝,如今皆可算可以。各种欲望孽情攀比之心心态大概也可好些吧。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